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专题专栏 >> 首届山东猪业发展大会 >> 企业家沙龙
【谈效益】郝有彪:人是最核心的一个要素,成本重在管理,按照整个猪场的生产水平数字化、量化
--郝有彪:菏泽宏兴原种猪繁育有限公司 总经理

2014-04-17字号:[ ]

  主持人:有请菏泽宏兴原种繁育有限公司郝有彪董事长,他的猪场里没有高科技,但是他有好几块黑板,让我们见识见识他的黑板功能。

    郝有彪:首先感谢各位嘉宾和各位领导。成本核算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今天我听了一下午的课,各位专家讲的都是比较前瞻性的,操作性很强,而且也是我们现在企业必须所具备的。

    说到养猪成本,实际上养猪重在成本,成本重在管理,主要是按照整个猪场的生产水平数字化、量化来说,特别是按照2013年玉米、豆粕包括原料、疫苗的分摊,养一头母猪大概需要的成本2.3万到2.4万元,2.3万到2.4万元是从怀孕到产猪和它的后代生猪,官方数字也是猪界各位朋友公认的数字,平均年出栏,一头母猪年提供的出栏头数是15头左右,甚至15头以下。再加上各种折旧、人工、饲料、疫苗、兽药,包括折旧成本和财务费用占到50到60元。如果多提供一头出栏猪,15头和16头之间就相差103块钱左右,如果是17头,每头就相差85块钱左右,18头每头相差75元,如果是19头,每头相差67元。如果每头母猪提供出栏15头生猪,每头生猪成本大概1400-1500元左右。现在的猪价南方稍微高一些,当然玉米的成本也稍微高一些。山东的玉米稍微便宜一点,一吨就是200块钱,但是豆粕价格、其他药品价格和饲料价格都差不多,人工也差不多。原来山东的人工比广东稍微便宜点,但现在基本上持平了,这样猪的成本就无形上升。

    决定猪场盈利的最关键问题是,一头母猪提供猪栏数。实际上就是猪的生产性能,最终的生产效率。要想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就是管理问题、人的问题、思想意识问题。特别是今天的培训班,讲的都是前瞻性的、理念性的和创新性的,我听了以后很受启发。当然了,在这个论坛上,我们山东企业家学习广东企业家们的超前意识、胆略、前瞻性和技术的操作性和整个的生产管理。山东企业家相对有些保守,但是我们有心学习广东企业家的风范,两家联手,把中国的养猪推到一个新的阶段。

    周开锋:简单讲讲你猪场的几个黑板和风险金的问题。

    郝有彪:我们的养猪成本直接成本是饲料、兽药、疫苗,间接成本就是折旧和财务费用,包括水电。在核算中,水电费用、修理费用、企业的印花税本来是很少的,但是也都算上了,一共分了大概20多项,都分摊到猪身上。如果不分摊到猪身上,我们的养猪是无盈利的。特别是风险金,在行情好的时候,每头猪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分摊完以后,每头出栏猪要加50块钱的不可预见风险金。不可预见风险金就是弥补今天的亏损,这是提高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这样我们养猪才能赚钱。直接成本加上间接成本和风险金,才是整个生产生猪的成本,我们把风险能抗过去。如果没有风险金,遇到今年这样的行情,资金断链在养猪界是大忌,资金一断链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一点招,只有压缩规模,最终关门。虽然我们的风险金提的不多,但是我们有这些风险金,资金不会断链,如果资金一断链就麻烦了。我们把成本、直接、间接和风险金都摊上去,宏兴公司就是这样操作的。所有的费用,包括物耗扫把、铁锨、铁丝、灯泡、烤灯包括一次性的注射器,围绕生猪生产的一切费用都分摊到猪身上。原来我从事供销工作,搞经济就得这样搞,不这样搞我感觉没有出路。通过几年的努力,母猪年出栏生猪20头。原来480头母猪,品种很好,但是饲养管理不到位,成绩不佳,现在每年母猪提供出栏数为20头,这几年每年增长0.5头左右。跟广东这些大猪场相比,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今后还要向广东的企业家继续学习在管理方面的知识。

    郑惠丽:刚刚郝总讲的有两个关键点,其中一个是在效益管理成本控制方面,人是最核心的一个要素;另外一个关键点他讲到抗风险的基金,通过抗风险的基金为未来可能产生的风险提前做好准备。

【复制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如果您认为本网转载的内容涉及侵权,请作品的作者尽快与我们联系。电话:0531-87198059,如转载本网内容请注明。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