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版 | 经济版 | 政务邮箱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专题专栏 >> 替家禽发声 >> 媒体报道
“禽伤”下的另一种选择
谁在抄H7N9的底?

2013-05-10齐鲁晚报访问次数:字号:[ ]

本报记者 孟敏 实习生 朱小雪

  2012年我国鸡肉年产量达到1373万吨,在全球鸡肉产量占比由1987年的6%上涨到17%。肉鸡养殖仍是前景看好的行业。分析人士指出,只要企业能够穿越周期,就会迎来又一波爆发市场行情。而穿越周期的关键,则在于企业的实力。在行业洗牌过程中,龙头公司无疑将更有实力胜出。

  “昨天,鸡苗的价格出现回暖迹象了。”8日晚上9点,济南康普赛恩生物科技公司家禽事业部的常伟刚刚结束一天的客户回访。此时,鸡舍仍是灯火通明,养鸡人员还在紧张地照看着刚上不久的鸡苗。

  眼下,H7N9禽流感高峰才刚刚过去,各种和肉鸡养殖业息息相关的服务商在市场上徘徊。“现在虽然销售下滑,但正是打基础的时候,也有少数养殖企业逆市上鸡苗。”常伟和往常一样奔波在各养鸡企业之间,但心情有些沉重,焦急地等着肉鸡止跌回升的消息。

小散户的幸运

这是第二次逢低抄底

  陈汉学就是常伟所说的逆市上鸡苗的一员。她的卓翔畜牧有限公司就在淄博市高青县青城镇小孙家村西侧几公里处,这里规模不大,但管理却十分严格。从消毒池到隔离服,一个防控环节都不遗漏。

  “上一批鸡正好躲过了H7N9禽流感,我们就打算赌一赌。”早在3月28日,陈汉学和丈夫把上一批鸡全部按市场价卖了出去。4月2日,关于H7N9禽流感的报道便铺天盖地,整个肉鸡养殖行业遭到突如其来的打击。

  好多养殖企业不敢再进鸡苗了,陈汉学却没有选择避风头,她和丈夫决定抓住机会,先分三批进9万只鸡苗。

  “第一批鸡苗是4月15日进的,当时市场价2.6元/只-2.7元/只的鸡苗已经跌到了1.0元/只,我们进了3万只。”陈汉学清楚地记得,第二天鸡苗又跌到0.8元/只,他们又进了3万只鸡苗。经过连续几天回落,到19日进第三批鸡苗时,价格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0.5元/只。

  “和往常比,这批低价进的鸡苗,已经省了十六七元成本。”陈汉学觉得价格不可能再低了,但接下来几天,鸡苗价格最低时到了一两毛一只。

  其实,这是陈汉学第二次逢低“抄底”了。2006年的禽流感事件,对只有几万只鸡苗的小规模企业打击也很大,当时她幸运地在禽流感来临前把鸡全部售出,在市场低谷时,进了一批低价鸡苗,淘了一桶不小的金。

  陈汉学的丈夫仔细算了一下,5月28日,这批小鸡就会陆续出栏,到时气温升高,疫情也差不多就过去了,市场价格应该会恢复正常,到时就能赚一笔了。

  “这个市场的波动十分频繁,一般三四年就是一个周期。”济南康普赛恩生物科技公司家禽事业部的常伟介绍,山东家禽养殖量约占全国的五分之一,出口量占全国60%以上,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尽管波动较大,对企业仍有非争不可的吸引力。

  “按规律,今年的行情应该不错,但没想到又到了行业低谷,鸡苗价格跌了超过九成。”常伟说,肉鸡养殖行业内企业业绩波动性非常大,但他一直努力做到穿越周期去观察一个企业的长远发展,比如陈汉学的这家企业,常伟就很看好,“规模逐年扩大,养殖模式可续,呈现了一种螺旋上升的趋势”。

兖州绿源的勇气

拿一个亿赌一把

  拉开逢低“抄底”序幕的不光是中小规模肉鸡养殖企业,在一片跌声中,较大规模的养殖企业也开始“囤鸡肉”。与热钱纷纷涌入炒高价格不同,这些“囤鸡肉”的企业是想逃离但逃不了。

  当兖州绿源食品有限公司的张从祥得知鸡肉价格大幅下跌后,第一反应不是匆匆甩货,而是急忙调用流动资金,多方筹措,加上从银行贷款,筹集了1个亿的资金,把鸡肉存起来。

  张从祥说,现在货都存下来了,冷库变得格外紧缺。冷库爆仓成了大型肉鸡养殖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存货最需要的是钱,银行不停地下来了解情况,看企业是不是有风险,就怕资金周转不过来,企业撑不住,前期贷款打了水漂。

  据了解,由于产业链受到冲击,目前,亚太中慧这个规模在全省排名前五的养殖企业也面临巨大销货压力。“冷库存量比平时多了60%到80%。”该企业相关负责人何洪武说。

  “不是不想卖,卖就是赔钱,只能赌一把,等市场好转。”张从祥六成的货都压在了冷库里。就连“五一”这个本该是鸡肉销售的黄金季节,也因为受禽流感疫情影响,大大小小饭店都不再卖鸡肉了,“市场上基本销不动鸡肉了”。

  在张从祥记忆中,2003年非典期间、上一次禽流感期间,肉鸡养殖业也受到了很大冲击,养殖企业和市民都存有很深的恐惧,不敢养鸡、不敢吃鸡,鸡肉价格同样跌得厉害。

  正如此刻一般,从事肉鸡养殖、销售、加工的企业个个脸色凝重,到处人心惶惶,业内人士聚在一起共同的话题就是讨论行情的变化。张从祥说,卖肯定是赔得一塌糊涂,不卖又担着巨大的风险,该何去何从,企业家心里都有本账。

  鸡肉入库后冷藏费、贷款利息,加上搬运费、人工费,企业都在赔钱。“如果到了6月,鸡肉价格还是跌得如此惨不忍睹,到时只能忍痛割肉了。”常伟支持肉鸡养殖企业坚守。但让他担心的是,如果鸡肉价格一直下行,一个月之后仍无法回暖,整个肉鸡养殖业都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市场重新洗牌

谁能笑到最后?

  虽然眼下鸡苗的价格开始回升,但养殖企业并没有立即转忧为喜。“现在是1.9元-2.0元/只,但成本是2.4元-2.5元/只,鸡苗仍是赔钱的。”常伟说,4月的掉头下行太厉害,市场恢复需要一段时间。

  4月不光是价格涨跌的分水岭,也是销量上升与下滑的分界线。“从搜集到的市场行情信息来看,除了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稳定客户,其他饭店的鸡肉都滞销了。”何洪武迫切期盼着5月中旬销售市场就能回暖。

  然而,常伟认为,市场不会这么快就恢复正常,“现在是禽病高发期,企业需要腾出精力进行内部管理,内忧外患,压力可想而知。”

  不过,在陈汉学看来,每次有疫情来临,都会引起短暂恐慌,但疫情过后,鸡肉消费仍将持续。“全世界肉类消费品种中,鸡肉消费量最大,不可能从此不吃鸡了。”常伟表示,要趁现在做好摸底、打基础的工作,等待下一波爆发的市场行情。

  “每一次行业低谷,都是一个行业重新洗牌的过程。”张从祥认为,尽管困难重重,但前景总是好的。市场经过两年连续洗牌,寒潮过后总会迎来繁荣期。即便现在冷库里鸡肉堆积如山,但市场总会回暖,到时这批鸡肉就可以高价卖出,平衡现在的损失。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